29、29_我在虐文撩反派txt下载
笔趣阁 > 我在虐文撩反派txt下载 > 29、29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29、29

  ("我在虐文撩反派");

  林音却很满意,

  “剩下的一会儿空了把它吃完,我就不打扰你了。”

  她说完这才转身出去了,直到她的身影在门口消失他才松了一口气,季司南靠坐在椅背上,

  突然有些疲惫。

  这种完全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他异常烦躁。

  季司南看了一眼右侧的墙壁,

  墙上挂了一把木质的弩,

  小时候他不会说话,季家觉得生了一个有缺陷的孩子很丢人,

  也不愿意他去外面,他没在外面上过学,

  有专门的老师会来季家给他上课。他没有朋友,他的世界是沉默又凝滞的,

  不过从小如此他也习惯了。

  一个人的世界里单调乏味,

  他喜欢做这种木质的小东西,

  木质的枪,

  木质的弩,他看一遍就知道怎么做,他不知道做这些玩意儿有什么错,

  不过别人知道他喜欢做这些之后都觉得他是怪物,他很危险。

  他觉得无所谓,一个人的世界,

  怎样都无所谓,被人当怪物,

  被人远离都无所谓,

  反正都只有他一个人。后来有个人毫无预兆的闯了进来,她教会他说话,她让他知道和人交流的感觉,

 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生活也可以很热闹。

  季司南站起身,将弩取下来,找来帕子慢条斯理擦拭着弩身,旁边放了一把箭簇,将弩擦拭了一遍,他将箭簇上膛,从窗口望过去有一颗巨大的柏树,柏树上挂着箭靶。

  眯眼对着靶心,将箭尖对准了一放,一声破空的声响后,啪嗒一声,箭尖射中了靶心。季司南似乎很满意,将弩放在一边,窗边放了一把高脚椅子,他坐上去,拇指弹开雪茄盒子,捏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口中点燃。

  他腿长,坐在高脚椅子上也只能微曲着腿,他抽着烟,目光看向对面树上那靶子。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面容,一切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不同。他的□□,对面的靶子,一箭穿心,还有偶尔才抽一次的雪茄。

  可是季司南很清楚,有些东西在开始失控。脑海中萦绕的那股味道,汇聚着亮光的一双含笑的眼睛,简单的一顿饭,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弹动他心里那根稳着重心的弦。

  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能轻而易举主宰一切,可是不过就是被她抱了一下,被她抱了一下而已,心中便泛起一种想被她缠到死的讨厌情绪。

  好像他是那种摇尾乞怜的狗,她给了他一点怜惜,他立马就觉得受宠若惊。

  第二天一早,季司南从楼上下来,正好看到从厨房出来的林音,她每天都会为他做饭,这好像已经成了某种习惯。

  “你不用每天做这些。”季司南冲她道。

  林音将碗筷放上桌,闻言说道:“怎么啦?我做的不合胃口?”

  “给了厨师报酬,不是让他过来当闲人的,你做了他的工作,他还做什么?”

  “没关系啊,我为你做饭,我很开心。”

  她面上的笑容温柔和煦,他移开目光,眉梢微蹙,在餐桌前坐下。

  林音坐下后为他盛了粥说道:“对了,我今天要回去一下。”

  “回去?回哪儿?”

  “回我家啊。”

  “回去做什么?”

  他几乎是没有任何思索就直接脱口而出,林音觉得他的反应有点大了,他看上去对她的离开很敏感,这是不想让她回去的意思?

  林音斟酌了一下,试探着说道:“我家不是要周年庆了吗,家里要办宴会,我也该回去帮帮忙。”她冲他眨了一下眼,“怎么?不想我回去?舍不得我?”

  季司南也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点过了,他像是被踩了一下尾巴,尤其对着她那一脸了然的笑容。

  季司南说话的语气倒是依然淡定,“你要回去就回去,我又没有锁住你。”

  “你别担心,我回去帮两天忙就回来了。”

  季司南面无表情喝粥,他担心什么?

  林音吃完早饭就和季司南告别离开了,要忙周年庆,林音父母都在家,二老看到她回来很惊讶。

  张婉如问道:“你怎么回来了?季司南放你回来的?”

  林音道:“季司南又没有禁锢我的人生自由,我想回来就回来了。”

  “回来了他还让你去吗?他究竟是怎么想的,要怎么对付我们家?”

  林音握住她的手道:“你别担心,他没有把我怎么样,至于要怎么对付林家,他还没明说,反正我就暂时在他身边帮忙,或者他念着我这些日子在他身边出力,以后就不对付我们了。”

  张婉如叹了口气,“你这次回来又呆多久?”

  “家里不是要办周年庆了吗,我回来帮忙,忙完了多半又要去季家。”

  张婉如一听这话面上不禁多了几分忧愁,林音忙安慰道:“你别担心,目前来看,季司南并没有要将我怎么样的打算。”林音不想再提这个话题让他们担心,她扫了一圈没看到周祁正,问道:“周祁正去公司了?”

  林珈安道:“他去公司了,我和你妈今天先商量一下怎么办,这次的周年庆由他负责。”

  林音了然,林珈安现在将很多重要事情都交给了周祁正,这是明显要让他接班的意思了。林音也没什么好不满的,比能力她确实不如周祁正,恋屿交到周祁正手中要比交到她手中好很多,林珈安虽然偏爱她,但是在大事决策上却是足够理智的。张婉如一开始反对,不过近来好像也慢慢接受了。

  季司南坐在办公室里,偶尔会抬头扫一眼那个空荡荡的位置,以前她会坐在那里,有时候就盯着他看,丝毫不加掩饰,他被她直勾勾眼神看得很烦躁,问她看什么,她就对他笑,“看你好看啊。”

  此时那个位置是空的,心底某处好像也空了一块,季司南觉得莫名其妙,明明之前还在想她留在他身边也不是什么好事,他厌恶那种被她一靠近就内分泌紊乱的感觉。可是现在她不在身边了,心头却有一种陌生的空洞感,这种感觉在回到家的时候尤其强烈,他一个人吃饭,他从她空荡荡的房间路过……

  林音这两天因为家里的周年庆忙得很,都没有时间跟季司南联系。周年庆这天,家里邀请了很多亲朋好友,季司南作为林家上司自然也收到邀请,不过季司南这种大佬,一般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会抛头露面,以往每年林家都会邀请他,他都不会来,只让人送来一份礼物祝贺。

  周年庆是在林家后院办的,因为天气冷,搭了温室棚,女客人可以穿漂亮礼服。林音就觉得吴思雨今天这件礼服挺好看,香槟色的斜肩小短裙,她个子不高,这小短裙却将她比例拉长,整个人都显得高挑很多。

  “你哥今天怎么没来?”林音问了一句。

  “我也不清楚,说是公司里事情多。”

  林音点了点头,没再问。

  “哦对了,易北哥已经去螺洲了。”

  听到这话林音松了一口气,霍易北去了螺洲,想来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回来的,不过想着他在螺洲发展迅速,林音又有一点担心,要是螺洲那边成了他的大根据地,要对付他就更难了。

  当然还有一件让她更担心的事情,她的记忆没有减少,也就是剧情还没有改变。“你家以前办周年庆要不在酒店要不在家里,今年办的周年庆还挺有创意的,搭个温室棚,又暖和还能赏花,谁的主意?”

  吴思雨的话将林音的思绪拉回,她道:“这次周年庆是周祁正负责的。”

  吴思雨点点头,“周祁正倒是挺能干的。”她目光逡巡了一圈,很快在人群中看到周祁正,“还别说,我感觉周祁正跟以前比起来有气质多了,在人群中一站,还真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”

  林音赞同道:“人靠衣装佛靠金装,现在他是恋屿总裁,穿着高定,每天豪车接送,接触的都是一些大佬,气质和谈吐自然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他现在有女朋友吗?”吴思雨又问。

  林音听到这话,一脸复杂看向她,“女朋友倒是没有,不过你别是对他有意思吧?”

  “哎呀,你别乱说,我就是随口一问,唉,那边是你高中同学吧,你快过去陪陪她们。”

  林音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看到几个高中同学向这边走来,她便道:“我去陪陪他们,一会儿就过来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

  林音迎着那几个高中同学走上去,说话间向吴思雨那边看了一眼,吴思雨已经没在那里了,再一找,就见她站在周祁正跟前,两人不知说着什么,就见吴思雨一脸娇羞掩嘴笑。

  林音不禁有些担心,要是吴思雨真看上了周祁正可不是什么好事,周祁正虽然没女朋友,不过身边还有一个极度难缠的人。

  林音陪着高中同学聊了一会儿,骤然间听到有玻璃摔碎的声音,有个高中同学指着某处冲她说道:“那边好像出状况了,林音你过去看看。”

  林音看过去,好巧不巧,出状况的就是吴思雨,周祁正已经没在她身边了。是一个帮佣不注意把酒泼在了吴思雨的身上,连脸上也泼了一些,帮佣连声道歉,拿过纸巾帮她擦脸,不擦还好,一擦下去化了妆的脸就更花了。

  吴思雨显得很狼狈,尤其对着这么多双看过来的眼睛,她怒道:“你是怎么做事的?我这么大一个人站在这里你看不到吗?”

  那帮佣吓了一跳,急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道:“对不起对不起,是我不小心。”

  林音看到这一幕蹙了一下眉,不小心泼了酒犯不着下跪这么严重吧,这帮佣这么一跪,不知道的还以为吴思雨在刁难她。

  林音走到跟前,吴思雨一见她便道:“林音,你家这帮佣怎么回事啊?怎么这么不懂规矩?连个酒都端不稳?”

  林音向跪在地上的帮佣扫了一眼,待看清楚那人,她都不禁惊住了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竟然是袁茂怡这个惹事鬼!

  那她这一些列行为就不奇怪了。她这膝盖是生来就给人下跪的吗?说跪就跪?上次也是假装跪她趁机咬她一口,挺会装委屈的啊?

  袁茂怡抹了抹眼泪道:“我是过来做兼职的,林小姐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家里做周年庆,客人来得多,帮佣肯定是不够的,会去家政公司请一些临时工过来,今年周年庆主要是周祁正负责,这人怕也是他招进来的。

  周祁正这会儿得知状况也赶了过来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林音冷笑一声道:“她是你招进来的吗?”

  周祁正往袁茂怡身上看了一眼,面上浮现诧异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袁茂怡道:“我在找兼职,正好被安排到这里。”

  林音觉得奇怪,看周祁正的样子不像是知道袁茂怡要过来的,林家合作的家政公司都是熟悉的,如果是家政公司安排过来的,不可能安排一个没什么经验的,她怀疑袁茂怡多半又是狐假虎威,打着周祁正的牌子走了家政公司的后门,毕竟嘛,她现在可是住过周总裁公寓的女人。

  林音将家里的住家帮佣叫过来嘱咐道:“带吴小姐去我房间洗了个澡换身衣服。”

  帮佣领着人离开了,正好家里保安也过来了,林音便道:“清点一下她摔碎的杯子价格,还有吴小姐的礼服,把单据打给她,让她照价赔偿。”

  袁茂怡听到这话吓得脸色白了一下,忙道:“林小姐,我真的知道错了,林小姐就原谅我一次

  ,我妈妈住院需要钱,我赔不了那么多钱。”

  又来这套,这套对付周祁正可以,可对付不了她。

  林音道:“你要是还不上,我就只有通过法律程序了起诉你了,你现在这么年轻,打一辈子工总能还清吧?”

  袁茂怡捂着脸,伤心大哭,“林小姐为何如此刁难我,非要欺负我这个穷人家?林小姐就不怕遭报应吗?”

  还真会强词夺理,变成她欺负她了?林音道:“我又没做亏心事我怎么怕遭报应?倒是你这个爱坏事的,才要小心别糟了报应。”

  林音说完冷冷扫了周祁正一眼,懒得再多说什么了,直接离开。

  林音回了房间,吴思雨已经洗过澡了,换上了她的衣服。

  吴思雨道:“你胸比我大,我穿你衣服不太合适。”

  林音道:“我打了电话了,等会儿礼服就给你送过来。”

  吴思雨叹了口气,“算了算了,等礼服送过来宴会都结束了啊,我今天真是走得什么倒霉运。”

  “抱歉啊,家里人手不够,新招进来的临时帮佣。”

  吴思雨脾气挺好的,不过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,她道:“也不知道那帮佣怎么想的,端不好酒就算了,还照着人脸上泼,害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脸。”

  这话倒是提醒了林音,以她对袁茂怡的了解,袁茂怡搞不好是故意的。袁茂怡想方设法来林家做兼职帮佣多半就是为了周祁正,刚刚吴思雨又跟周祁正说了几句话,因为这个,她便故意让吴思雨在人前出丑。

  这个女人不仅爱惹事,心思还挺恶毒,得想办法修理一下了。

  正思索间只听得有人敲了几声门,林音起身开了门,却见周祁正站在门外,“我能进去吗?”他问了一句。

  林音给他让开门,“进吧。”

  周祁正进来,先给吴思雨道了个歉,“很抱歉吴小姐,今天这件事是我的疏忽。”

  看到周祁正,吴思雨的怒气稍缓,她笑道:“没关系,小事情。”

  周祁正道:“吴小姐那条裙子我会照价赔偿,改天我也会备上礼物给吴小姐赔罪。”

  也难怪袁茂怡那个女人敢将祸闯到这里了,有周祁正给她兜底,她还有什么怕的。

  吴思雨道:“赔罪什么都就不用了,请我吃顿饭就可以。”

  周祁正很爽快,“小事一桩,等有空了我联系吴小姐。”

  吴思雨很满意,怒火顿时就消了大半。

  林音当着吴思雨的面不想跟周祁正吵,她冲吴思雨道:“你先在这边补一下妆,我还有些事情要跟周祁正聊一聊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,你们去。”

  林音将周祁正带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她直接冲周祁正道:“你可真是大方啊周祁正,你和袁茂怡究竟什么关系,每次她犯了错你都愿意为她擦屁股。”

  周祁正面色有些不快,“你在胡说什么,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?本来今天这件事就是我做得不周到将她放了进来,我跟吴小姐赔罪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“她犯了错,该赔罪的人也是她。”

  周祁正用拇指和食指按压了几下额头,“林音,我不想再因为这些不起眼的小事和你吵,我已经让人将她赶出去了,我们说一点别的。”

  林音道:“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  “这几天都在忙周年庆的事情,今天宴会完了,你也该想想你有什么打算。”

  “我需要打算什么?”

  “季司南究竟想做什么?如果他又要带你走你怎么办?我和义父义母也不想眼睁睁看着你被他折辱。”“他没有折辱我,你不要听外面那些流言乱传。”

  “我和义父商量过了,等周年庆之后就送你和义母去国外,我在国外有朋友,他会帮我安顿好你们,等这边风波过了再接你们回来。”

  林音听到这话惊了,“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先跟我商量?”

  “现在不是在跟你商量吗?”

  “你们在想什么?把我送走?季司南现在在外都宣称我是他的人,不经过他的同意把我送走,如此不给他面子,你说他会怎么对付林家?”

  “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,只需好好去国外呆着。”

  “你们不要这样做,我能稳住季司南,目前来看,季司南还没打算将林家怎么样,若是贸然行动,说不准他就真的要动手了。”

  周祁正没回答,他目光突然从她身后掠过去,就见他表情一僵,林音下意识转头看去,待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的季司南时,只觉得脑袋里瞬间空白了一下。

  她立马开启了快速回忆模式,刚刚她有没有说什么不应该被季司南听到的话。

  林音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,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一点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季司南嘴角勾着笑,可是他眼底却半点笑意都没有,“我不能来吗?”

  林音一见他这副表情心头便不自觉咯噔一声,她刚刚对周祁正说她可以稳住他,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

  林音让自己冷静下来,她冲周祁正道:“你先去忙别的事情,我陪着季总就好了。”

  周祁正在两人面上看了看,他面色有些凝重,不过并没有多问,转身离开了。很快这边就只剩了林音和季司南,这边是林家的储藏室外面,林音也不知道季司南怎么找到这里来的。

  林音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她满面笑容走上去问他:“你怎么来这里了?想我了吗?”

  又是这样的笑容,天真纯粹清澈,像是可以洗涤人的心。季司南的眼底有寒意汨汨冒出来,可是他脸上却还笑着,“原来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稳住我?”

  林音倒抽一口凉气,这些日子两人的距离在渐渐拉近,林音也能感觉到他在一点点接纳她,她知道他这个人敏感,搞不好会因此想多,如今一看果然是想多了,她很清楚,她必须得想办法哄住他。

  “你误会了,我的话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,我家人担心你会对我怎么样,要送我走,我不想走,我也不想再和周祁正争辩什么,所以就直接跟他说我能稳住你,这样他们就不用送我走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清越的语气,可是明显带着质疑。

  林音清晰的感觉到,不仅是他眼底,此时他周身也冒出冷意,这种冷意让他整个人都多了一种戾气,林音知道她现在必须得好好跟他解释清楚,不然不仅她要遭殃,她全家可能都会遭殃。

  他毕竟不是她记忆中那个小男孩了,他被外界称为疯子也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他的手段和城府也不是她能想到的。

  林音走到他身边,和他靠得很近,她面带笑容仰头看着他,如撒娇般的语气嗔怪道:“你怎么总是爱多想啊?我这么说只是不想从你身边离开而已。”

  “不想从我身边离开?”他微微弓着身体,和她的距离拉近,脸就在她脸的正上方,他说话之时温热的呼吸就喷在她的脸上,“你这张嘴巴除了骗我还能做什么?”

  他身上那股危险的气场将她笼罩,他的表情也透着一种危险,林音感觉心脏砰砰砰跳,可是她知道此刻她不能逃避。

  想要踏进魔鬼的世界就不能害怕魔鬼,魔鬼越是可怕,越是要靠近他。

  他发狠的时候要怎么做,要亲近他,抱他,紧紧抱住他。

  她对着他那双冰冷的目光,调整了一下呼吸,迎着他的目光,她眼中蓄满了笑意,慢慢将双手勾上他的脖子。

  他眉头蹙了一下,显然没料到她会有这个动作,他低头看了一眼勾着他脖子的手,又看向她,眼底寒意汇聚,明显透着警告。

  只是一记警告的眼神,却没有实际扯开她的动作,林音稍稍松了一口气,她还能再继续。

  对着他的警告,她依然还笑着,在夕阳如撒薄金的日光笼罩中,那一张脸看上去更加明艳动人。

  “说话要讲逻辑,我哪里骗过你?”林音轻声对他说。

  林音望着眼前俊美的五官,他们离得这样近,他的皮肤清晰印在她眼前,竟然一点瑕疵都没有。

  这样好看的一张脸冲淡了她对他的害怕,又或者是被他的美色所惑,心中突然一片柔软,她放柔了声音,就像是哄他一般冲他道:“季司南,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  她不自觉的抬起手臂想要覆在他脸上,她感觉他眉头蹙了一下,她的动作便下意识停住,不过他并没有明显的抗拒,她便试着将手抚上他的脸。

  触感细腻润滑,一个男人的皮肤竟然比她还要好。她用拇指摩挲着他脸上的皮肤,虽然他面色依然很沉,不过没有反抗,任由她动作。

  季司南盯着眼前这张笑脸,笑容明媚如春,像是可以把心底最黑暗的地方照亮。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推开她,这就是个骗子,她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在哄他。

  因为对他的惧怕,她不得已才故意做出喜欢他的样子,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那样。

  可是她一靠过来,她身上的味道就像是化成了一缕缕线缠在他身上,他的理智也仿若被缠住了一样。

  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,她坐在门前教他说话,一遍又一遍,她捏他的脸,笑容比池塘边那一树桃花还要灿烂。她醉酒赖在他怀中,她的身体温热而柔软。

  记忆中的那个人就是这个样子,面对沉默又自我的他,她一点点试探,一点点靠近,她一点点将他从那个孤独自我的世界里带出来,从此他的生活中就全是她的笑脸。

  就是这样的笑,温柔充满了光,能让人放下所有的戒备。

  他就是被这样的笑容欺骗,被这个骗子肆意玩弄。

  他闭上眼睛,阴沉的一张脸紧绷着,他想将这些恼人的画面压下去,可是心中却升起一种非常不合时宜的想法,或者就让她骗他吧,就这样一直被她骗下去。

  林音望着近在咫尺的脸,神情逐渐迷醉,尤其此刻迎着窗外的日光,他这张脸在日光笼罩下像是一件发光的艺术品,一阵风吹来,林音感觉心头柔软的地方也像是被吹了一下,泛起一圈圈涟漪,她就如魔怔一般望着眼前这张俊脸。

  她不自觉轻声冲他道:“季司南,你知不知道我这张嘴巴可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比如,还可以亲你。”

  季司南:“……”

  季司南猛然睁眼向她看去,他眼底神色莫测,盯着她的脸,“你……”

 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,她便勾着他的脖子踮起脚,直接在他的侧脸亲了一口。脸上留下一道温热湿濡的痕迹,时空好似在这一刻凝固,就连风也停止了吹动。

  阳光丝丝缕缕从两人身边裁过,她亲完他的脸,与他目光对视。

  她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,他会大发雷霆?会怎么惩罚她?毕竟这人可是个疯子啊。

  亲他比起抱他和用话语撩他,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,这是一种轻薄,是对他作为不可侵犯的季司南的冒犯。

  可是,过了好一会儿季司南都一动不动,他目光盯着她,整个人仿若被定住了一样,眼底漫出错愕感,和他的气质那么不符。

  林音觉得这样的他竟显出几分可爱,她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了他的唇上,他的唇弧形优美,很具诱惑力,林音突然想到,反正都已经亲了,亲哪里不是亲。

  这个想法很危险,可是林音疯狂地想要尝试一下。她不自觉小声呢喃一句:“我还可以亲这里。”而后便垫着脚,将唇贴在了他的唇上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捂脸……要反攻了。

  2("我在虐文撩反派")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91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91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